胶片日记 #1 新冠疫情下的成都

大D去年买了一台Nikon FE,开始拍摄胶片。

今天就挖个新坑,搞一个胶片栏目。

这个栏目没有什么固定的主题,只是使用胶片相机进行拍摄,本期作为第一期,内容为在COVID-19肺炎疫情期间在成都拍摄的照片。

本次使用的胶片为上海牌GP3 100度卷,其中部分照片迫冲至400度使用,柯达D76药剂自冲翻拍。[......]

继续阅读

旅行游记 #12 周秦源地 铭文中国·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游记

2019年十一国庆节假期,宝成线运转的终点就是宝鸡,天降小雨不宜拍车,那么就去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看展,先来介绍一下宝鸡。

宝鸡,古称陈仓,位于陕西省西部,渭河平原西端。地处秦岭山地、关中平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宝鸡地质构造复杂,素有“六山一水三分田”的说法。

宝鸡三面环山,西出西域(河西走廊),南通巴蜀(成都平原),北达大漠(宁夏、内蒙古),东接长安(西安),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的咽喉要塞。

宝鸡是周秦王朝的发祥地,影响了中华民族三千多年的《周礼》、《周易》,以及“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等历史典故皆出自这里。

下了火车安排好住处解决了午[......]

继续阅读

追火车 #13 金秋十月宝成行·6063次运转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国庆节前夕,思考十一去哪里玩时,想到了已经开通了一个甲子的宝成铁路。大D第一次入川时,就是乘坐“天府之星”T7/8次到达成都。虽然近年来出行也有经过宝成线,但是真正慢慢悠悠的看看风景拍拍照却从来没有过。于是决定十一就走宝成,既然是慢慢悠悠,肯定选小票车出行啦。

宝成线

“发电机、卷扬机、混凝土搅拌机和空气压缩机的吼声,震荡山谷。”60多年前,著名作家杜鹏程行至陕西凤县的灵官峡,看到建设中的宝成线,有感而发,写下了著名的《夜走灵官峡》一文,这篇入选了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成为了大D对宝成线的最初印象,一条建设在群山之间的铁路。

宝成线,从陕西宝鸡通往[......]

继续阅读

旅行游记 #11 济南、青岛游记

济南

前往济南选择了D1621次,北京局集团石家庄客运段担当,CRH5A,石济客专运行至济南西站后经联络线抵达济南站。

CRH5A的二等座乘坐感受较差,胖一点的人坐会很不舒服,太窄了。

到达济南后,出来打个快车先去住处。快车司机刘师傅一路上介绍了济南及济南周边的景点,酒店附近不好掉头,协商后停在路口,帮忙拿行李并告知进路口后有多远,在路的哪一侧,十分好评!

其实走进路口边上就是,并没有走多远。

安排好住处,先去吃个午饭,午饭选在会仙楼,会仙楼也是济南的老字号了。[......]

继续阅读

旅行游记 #10 天津游记

在天津的游玩没有安排博物馆,所以本篇就按照时间节点来组织吧。

第一天

从沈阳出发前往天津选择了G220次,京局天津段担当,给我留下很深刻印象的就是车内空调温度开的“相当不错”,扇子就没离手,同时车上还在不停广播餐车提供哈根达斯,有需要的旅客可以前往餐吧车选购。

手拿扇子,肩上搭一块毛巾,来一壶茶水,配合着广播的冰激凌广告和叫卖火车玩具的乘务员,有那么一瞬间恍惚感觉像是回到过去。只有车厢头部的LED的速度提醒着我是在一列高速动车组列车上,享受着“高铁时代”的便利。

然而到达天津站,出站时一层又一层的单向屏蔽门,如果装在列车站台层至出站通道间,防止接亲友的同志进入站台,可以理[......]

继续阅读

旅行游记 #9 沈阳游记

上一篇写到离开长春,继续在哈大高铁上运行,乘坐G8008次前往沈阳。

到达沈阳还是坐地铁先去把住的问题解决了。

乘坐沈阳地铁发现,电梯基本设置在站厅层与站台层,出入站设置电梯较少,对于火车站与轨道交通接驳来说,行李多的乘客还是挺麻烦的。

自动售票机不能使用移动支付,这一点跟长春的情况一样,但长春的自动售票机支持小面额纸币好评。

午饭吃过后就直接去了沈阳故宫博物院,午饭吃了啥就放在后面吧,先看博物馆。

沈阳故宫博物院

沈阳故宫是中国四个故宫之一,是中国仅存的两大宫殿建筑群之一。又称盛京皇宫,是清朝初期的皇宫,始建于后金天命十年(努尔哈赤时期,1625年),建成于[......]

继续阅读

旅行游记 #8 长春游记

这趟长春之行想起来就令人忧伤,列车在滨州线上晚点导致接不上后续车,在哈尔滨西站售票厅排队退票,一整车的南下旅客都因为这列车晚点而退票,但哈尔滨西站售票厅的组织安排差到惊人,大量旅客排队的情况下没有加开窗口处理,直接让大D错过了最近几班前往长春的动车组列车。

还好买到了G1262,哈局担当的跨局高铁,等到达长春西站时,已经是12点半了。还好长春西站有轨道交通接驳,顺便坐了一盘长春轨道交通2号线,客流量较小。

于是只好将在长春的行程压缩一下,只去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馆。

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馆

1932年3月9日,在日本侵略者扶持下,溥仪出任“满洲国执政”。同年4月3日,溥仪迁居至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