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材]腾龙17-50 A16尼康口维修记

聊聊天

长话短说,大D的铁哥们儿的腾龙17-50 A16坏了,拿给大D瞧瞧能不能修理一下,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腾龙镜头一直都以性价比高著称,作为老牌副厂,曾经一度是只做天涯头(大变焦比镜头,所谓“一镜走天下”)而且质量还一般的镜头厂商,自打全新一代设计语言的镜头(G2系列开始的新镜头)出现之后,腾龙镜头的做工、质量也都显著提升,不过性价比优势正在逐渐消失,跟原厂的差距也变小了。

腾龙17-50截至本文撰写的2021年6月,一共有两代产品。

(单反式微的今天怕是不会再有单反口的新一代产品了,倒是可以期待一下无反卡口的)

第一代产品是于2006年发布的腾龙 SP AF 1[......]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11 守得云开见月明

胶片日记这个系列的第一期是在2020年2月发布的,当时拍摄了在全国新冠疫情影响下冷清的成都街头,这一年间,从逐步恢复生产生活,到十一出游时的熙熙攘攘,到多点散发态势严峻,再到目前的中高风险地区清零,真的是十分不容易。

向每一位身处防疫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这一期是最近按照第一期时拍摄的地点重走重访,拍下了一些照片,做成了一组对比图。

希望能尽快战胜疫情,恢复正常平稳的生活。

2020年的照片使用Nikon FE + 上海GP3 100 拍摄。

2021年的照片使用Nikon FM + 上海G​P3 400 拍摄。

等手里的上海GP3存货用完,我再也不这[......]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10

最近重新采购了胶卷,也采购了药品,是时候出去拍一圈了。

挺长时间没有更新这个系列了,也挺长时间没有带着胶片机出去了。

冬季的盆地总是雾雨纷纷,没什么动力出门,难得最近有些晴天,慢吞吞的拍完了这一卷,去了成都东光片区、五块石和荷花池。

仍然是熟悉的FM+35mm F2.8,胶卷使用了神奇的ILFORD Pan 400,为什么说神奇,这个卷在ILFORD官网上是不存在的,只在部分国家和地区销售(做功课查询这个卷的相关信息时,看到国外一位摄影师写到他在英国很难买到这个卷,英国作为ILFORD的老巢居然没卖的),似乎这个卷是在ILFORD收购同是英国的胶片生产商Kentmere之后出[......]

继续阅读

摄影日记 #27 2020年终回顾

今年受到新冠疫情肺炎的影响,很多出行、拍摄计划均搁浅,再叠加其他原因,整个8月没有任何时间出门拍照,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9月中下旬。

往年的年终回顾会贴不少的火车、飞机照片,这两个题材今年几乎都没有拍,原因众所周知。

本期选择了20+张照片,回顾整年。[......]

继续阅读

摄影日记 #26 寒霜降 银杏黄

银杏是我国特有的珍贵树种,原产原生于我国,迄今已有3亿多年的历史。被称为植物界的“大熊猫”,在我国种植历史悠久,范围广泛,自新疆克拉玛依、黑龙江黑河一线往南的广大国土上均有种植银杏树。

然而经常可见的银杏树其实是濒危物种,野生银杏的生存环境不容乐观。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大量的银杏,画卷《洛神赋图》中描绘了曹植与洛神相遇在皇家园林银杏树林下的情景,画中200多株银杏树大小各异,活灵活现,令人叹为观止。

1983年,成都正式将银杏命名为成都市市树。

每年11月底至12月初,是成都观赏银杏的季节,一个拐弯处,一抹红墙边,一处院落里,银杏会与你不期而遇。

今年由于疫情的特殊[......]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9

本次照片跟上一期一样,都是在十月底拍摄的,分别在彭州市天彭镇、成都市青羊区、金牛区拍摄。

由于没有看到可以捡漏的Nikon FE/F80,于是本期仍然使用Nikon FM。

胶卷用的也比较杂,Fomapan 100(按ISO400迫冲)、Ultrafine eXtreme 400(按ISO1600迫冲)、上海GP3 100。

均使用“陈酿”D76+F5冲洗,所以冲洗质量堪忧。

使用Canon CanoScan 8800F平板扫描仪扫描。

 

最近去成都当[......]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8

本次照片跟上一期一样,都是在十月底拍摄的,分别在彭州市天彭镇、成都市青羊区、金牛区拍摄。

由于没有看到可以捡漏的Nikon FE/F80,于是本期仍然使用Nikon FM。

胶卷用的也比较杂,Fomapan 100(按ISO400迫冲)、Ultrafine eXtreme 400(按ISO1600迫冲)、上海GP3 100。

均使用“陈酿”D76+F5冲洗,所以冲洗质量堪忧。

使用Canon CanoScan 8800F平板扫描仪扫描。[......]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7

又是一次长时间没有更新,八九月份因为一些事情几乎没有时间出去扫街,为数不多的按快门活动也是在家里拍点静物。

所有在七月份做好的拍摄计划都落空了,导致之前专门为今年夏季爬楼配置的小脚架出勤率几乎为零。

本次照片都是在十月底拍摄的,分别在彭州市天彭镇、成都市青羊区、金牛区拍摄。

由于没有看到可以捡漏的Nikon FE/F80,于是本期仍然使用Nikon FM。

胶卷用的也比较杂,Fomapan 100(按ISO400迫冲)、Ultrafine eXtreme 400(按ISO1600迫冲)、上海GP3 100。

均使用“陈酿”D76+F5冲洗,所以冲洗质量堪忧。[......]

继续阅读

摄影日记 #25 一环路边城中村

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出去拍照,只好连发几篇老文除草凑数。

一日无事,看地图寻找拍摄点时,五号线西北桥站附近一大片红顶建筑引起了大D的注意。

便计划有空去一次看看,遂有本文。

过去

府河,似一条柔锦,自都江堰市崇义镇检江分流而来,绕成都北门而过,从西北桥往左拐了个弯,直奔合江亭而去。

过去的西北桥一带远离成都市中心,处在营门口公社的田地环抱之中。府河以西是中铁二局、中铁二院职工的生活区,由于始建在当时西北郊的农田当中,被人们习惯称为“铁路新村”,府河以东则是成都木综厂的厂区及生活区。

铁路新村这块地方,是1953年时划给中铁二局、中铁二院修建职工宿舍的,建成后,[......]

继续阅读

胶片日记 #6

快两个月没有更新这个栏目了,翻了一圈硬盘,找到了一些没有发出来过的照片,还是老规矩,选10张出来发一期。

下次再出门按快门,起码要等到这一波四川地区的强降雨结束之后才有机会。

说起来似乎从来没在下雨的日子里拍过照,等9月至11月的漫长华西秋雨季开始,也许应该尝试一下。

雨衣雨鞋预备起来。

本期照片是2020年4月-6月期间拍摄的,用的卷也比较杂,去的地方也比较多,玉林、枣子巷、西安路、支矶石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