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火车 #14 纵横四千里 再赴三道岭

了却一桩心事 2022.03.25 · 胶片追火车风光摄影

自2018年去过一次三道岭之后,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再去一次。

2018年去三道岭的游记在下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过去看看。

追火车 #12 即将落幕的三道岭蒸汽时代


又见老建设

2022年年初时听闻三道岭露天矿矿下铁路将在3月底停用拆除,仅剩的蒸汽机车将在运销南站继续运行至9月的消息时,立即开始计划过去。

本打算2月下旬出行,却遭遇成都疫情,成都这一次疫情结束时已临近3月中旬,这段时间川渝云贵前往新疆的火车票又不怎么好买。

兰州、西安、宝鸡中转的方案又因为这三地的疫情原因而被否决,寄希望于候补,还好候补到一张广元中转前往哈密的车票。

到达哈密时已是中午,手持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无星行程卡,健康码绿码核验,出站核酸检测并申领新疆健康码之后,立马打车到汽车站去坐车。

下午2点的班车,在哈密上车一共就6、7个人,到达哈密已是下午4点,办理入住时还遇到了麻烦,因为身份证地址是目前出现疫情的地区,还好行程码无星以及有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才得以入住。

受到疫情影响,这两年前往三道岭的人并不多。

办好入住之后赶紧去矿上看看。

上次来时可以下到矿坑里的水管线路已经消失,紧靠公路这一侧的矿坑边缘都堆上了土,进出矿坑还是吃了一点苦头。

大西北戈壁滩配上大风,那真是暴土扬场。

满载煤炭的列车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空车下矿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等待进入装车线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 有裁剪

回宾馆休息,在矿边“吃”了一身土,决定第二天早上打车去东剥离站。


第二天一早,狂风吹了一整夜,可见天山。

东剥离站的清晨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东剥离站的清晨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东剥离站的清晨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东剥离站的清晨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红色动轮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换班的机车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 有裁剪

徒步去坑口站,等待司机换班后的车下矿。

下矿的建设型蒸汽机车与天山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1个小时后,装满煤炭的列车上来了。

不过由于选煤厂线上有车,这一列车只能停在坑口站前的坡上等待开车信号。

满载煤炭的建设型蒸汽机车与天山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满载煤炭的建设型蒸汽机车与天山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开出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这边拍完,徒步穿过南泉,到运销南站、二矿线上去看看。

等了2个小时也没等来一趟车,倒是拍了几张天山。

天山山脉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 竖拍8张拼接
天山山脉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再一次穿过南泉,走到南泉桥洞时,正好一列车从矿内前往选煤厂,那就在这边守着等待一下。

旧时光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这一天徒步了约21km,没有再下到矿内去拍摄,走回镇上吃饭休息。

吃饭时看手机刷新闻,看到这一次疫情新增的数量较多,同时也听说疫情防控政策要进行调整,考虑到这些,决定提前回去,遂改签车票。


第三天一早,再一次打车来到东剥离站。

备用机车 | Nikon D810, Tamron SP 15-30mm F/2.8
等待上水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火焰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时间差不多了,再去坑口站待一会儿。

铁路与天山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空车下坑 | Nikon D810, Tamron SP 70-200mm F/2.8 G2

拍了点视频,也放上来。


 

南泉

三道岭地处戈壁深处,曾是丝绸之路进入西域的三条线路当中新北道的途经之地。

一九五八年,哈密矿务局成立,成为当时全国94个国有重点矿务局之一,更是新疆唯一一个出疆煤炭生产基地。

哈密矿务局成立后,建设了露天矿矿下铁路以及柳树泉-三道岭的煤炭运输铁路,随着对煤炭的探测与煤矿的建设发展,老三道岭北面一个叫做北泉的地方探知地下有煤炭,于是当时各类配套工厂与职工生活区就在老三道岭的南面进行建设,结合这一区域本有三处泉水以及与北泉呼应的特点,将这里取名为南泉。

机修厂、选煤厂、棉纺厂、水泥厂都建设在这里,可以说南泉的兴旺发展是与哈密矿务局的诞生和发展相伴的。

曾经这里的生活水平一度远胜哈密市区,学校、医院、职工俱乐部、银行、书店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然而随着煤炭开采带来的地质变化,这一地区现在成为潜在的沉降区,居民、生活设施都逐渐迁移到现在的三道岭城区,留在这里的只有少数不愿离开或无法离开的人。

几十年的建设在短短的十年间就几乎成为了真正的无人区,仿佛时间已经停止,一切都停在了80年代。

无人的南泉街道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和平鸽涂鸦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无题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帝豪大酒店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露天矿工人俱乐部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电影《无人区》中徐峥扮演的律师潘肖走出帝豪大酒店,要驾驶多布杰饰演的西北盗猎团伙老大詹铁军的红色轿车时,远处出现的露天矿工人俱乐部。

沙发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墙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坍塌的房屋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院中枯树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坐垫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门市部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 5张拼接
银行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小车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书店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小径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FOMAPAN 400 Action
矿工楼 | Nikon F80, Nikon Nikkor 50mm F/1.8 D, ILFORD Pan 400

结语

在坑口站拍完步行回到宾馆,整理好去坐车,等班车司机来了一看,一共四个人,便以亏本为由不愿发车,然而要赶下午的火车,找了个拼车回哈密,拼车司机是在矿上工作当天轮休的维族工人,出生在三道岭成长在三道岭,一口东北味普通话。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三道岭的开拓者已经老去,三道岭的建设者还在这里继续发光发热,而新生代们跟每一个往日因矿产兴盛今日因资源枯竭的城市里的年轻人一样,都离开了家乡,到内地读书,工作。

拼车司机的孩子就在西安读书,他并不想他的孩子回到三道岭来,希望孩子能在西安扎根,定居。

三道岭正走在资源枯竭的路上,三道岭的未来是找到转型的路再一次复兴,还是如同玉门一样为了未来整体迁移都犹未可知。

车行驶在潞新公司的Z502公路上,本就车不多的路又因为有一段修路的区域而变的车流量更少,放眼望去,只有戈壁滩无尽的荒凉与偶尔可见的一排排葡萄架、棉花田。

下期再见,拜拜。

本文被贴上了: , , , , ,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