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游记 #10 天津游记

社会主义的最后阵营
2020.01.05 · 旅行

在天津的游玩没有安排博物馆,所以本篇就按照时间节点来组织吧。

第一天

从沈阳出发前往天津选择了G220次,京局天津段担当,给我留下很深刻印象的就是车内空调温度开的“相当不错”,扇子就没离手,同时车上还在不停广播餐车提供哈根达斯,有需要的旅客可以前往餐吧车选购。

手拿扇子,肩上搭一块毛巾,来一壶茶水,配合着广播的冰激凌广告和叫卖火车玩具的乘务员,有那么一瞬间恍惚感觉像是回到过去。只有车厢头部的LED的速度提醒着我是在一列高速动车组列车上,享受着“高铁时代”的便利。

然而到达天津站,出站时一层又一层的单向屏蔽门,如果装在列车站台层至出站通道间,防止接亲友的同志进入站台,可以理解,为什么要在出站通道与出站口大门/站前广场的位置上再装一个?实在令人迷惑。

到达住处办理好入住之后决定去吃饭,晚饭就选在距离住处很近的“薛氏菜馆”。

▲ 津味虾酱鸡
▲ 特色手工豆皮
▲ 八珍豆腐

八珍豆腐的口味还是可以,豆皮也还行吧,虾酱鸡的口味实在是无法适应。

去的早,人较少,吃完回去拿上器材去金刚桥拍摄。

▲ 组图 天津之眼

到天津了,肯定是不能免俗来拍拍天津之眼了。就选在最“俗”的机位,之前观察,在志成路附近有一个小区,那个小区楼顶应该是比较不错的拍摄机位,看下次有没有机会吧。

第二天

建军节,听闻解放桥要开桥,那么先去看看,顺便观察一下机位。

▲ 解放桥

解放桥,原名“万国桥”、“法国桥”和“中正桥”,1927年10月18日建成通车,全长97.64米,是天津租界时代留存下来的重要建筑之一。

1926年,当时天津法租界工部局在老龙头铁桥西面主持修建一座悬臂式开启桥,该桥由天津海河工程局参与审核,最后由美国布施尔泽尔桥梁公司、法国戴德·萨德与施奈尔公司承包建设。1927年建成后,东侧的老龙头铁桥拆除。

当时,万国桥每日上午7时和11时以及下午1时和5时半开桥,一天开桥4次。

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收回天津法租界,将“万国桥”改名为“中正桥”。

1949年1月25日,解放军占领天津,将桥更名为“解放桥”至今。

这边搞定时间还早,跑去《舌尖上的中国2》中描述的“杨姐煎饼店”吃个煎饼,感受下。

▲ 杨姐煎饼

大呼上当,极其不推荐去吃,真的不推荐。对身心的巨大打击让大D在五大道没按下一次快门,只在民园广场拍了一张。

▲ 民园广场

民园广场,旧称“民园体育场、天津英租界体育场”,简称民园,始建于1920年,由当时的天津英租界工部局建立。

1920年,为满足当时英租界侨民的娱乐和体育需求,在这里建设了体育场,后经过几次改造,1929年,举行了万国田径运动会。

1949年,民园体育场成为了野战军进行渡江战役前的北方训练场,在园内安装了相关训练设施。

新中国成立后,民园体育场作为天津市足球队和当时国家白队的主场,1954年进行改建,使民园体育场成为当时中国第一座灯光球场。唐山大地震后,体育场停用收容灾民。

1994-2004年,这里一直是天津三星队(今天津泰达)的主场,同时承办足球甲B、甲A联赛。

2012年时再次改造成为今天的样子。

这边转完了就跑去瓷房子,随便按两张意思一下。

▲ 瓷房子

这里也是极不推荐去的,票价完全对不起,美其名曰“瓷器博物馆”,实际上就是个大仓房。体验极差的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还是花了点时间稍微了解了一下瓷房子的背景。

瓷房子本是民国时期外交家黄荣良的故居,是一座有意大利外廊的折中主义建筑风格法式洋房。

2002年时,被私人买下后进行了大规模改造。有意思的是,2005年,黄荣良故居被列入了第二批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其历史风貌受到法规保护。而该建筑的新主人在建筑内外都进行了大量的装饰改造。

根据2005年9月1日施行的《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第十九条之规定,“重点保护的历史风貌建筑,不得改变建筑的外部造型、饰面材料和色彩,不得改变内部的重要结构和装饰。”

了解完瓷房子的背景,堵车堵在路上无事可做又顺手查了一下这位新房主是何许人也。

搜索中看到关于瓷房子拍卖的新闻,再加上新浪微博的认证,确定了这位张先生和其经营的商业体名称。习惯性的去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及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搜索。

搜索到了若干财务纠纷官司,这位张先生目前也是失信执行人(俗称“老赖”)、限制消费人。

不得不说,张先生的微博简直是那些“卖人设”明星运营团队学习的榜样,“公益慈善”,“恩师良友”,“委员代表”打造的相当不错,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

重要的事儿,说三遍,不推荐,不推荐,不推荐。


天气闷热,天气预报又显示有雨,那么还是选择距离住处比较近的地方吃饭,最后决定去“昱德来菜馆”

▲ 酱爆洋白菜
▲ 老爆三
▲ 干煸鱿鱼须

至于口味如何,不做评价。只能说,吃不惯。


傍晚,赶去解放桥边等待拍摄,结果突降暴雨,还好临近开桥时雨点变小,先拍一张大沽桥方向吧。

▲ 大沽桥方向

下到机位之前,跟附近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A(身穿C系统制服)确认开桥时可以在河堤边拍摄,结果上面这张刚刚拍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B(身穿G系统制服)前来驱逐,行吧,安全第一嘛。

上到马路边,沿着张自忠路向大沽桥方向移动,走到一公共厕所附近,人少,那就干脆在这里拍摄,刚把三脚架支好,又来了三个工作人员(均身穿G系统制服)前来驱逐,让往前走。

唉,到底哪儿能站?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挤在一溜又一溜的小板凳勉强手持拍几张,正在好奇这一溜溜的小板凳是干啥用的,开桥时间临近了,这时天空又飘起小雨,只见附近的工作人员(均身穿G系统制服)穿好雨衣,整齐划一的坐下观看。

有抱着孩子的市民,向工作人员询问能否借小凳暂坐休息几分钟,得到了干脆利落的拒绝答复。

等了很久,来观看开桥的市民与游客逐渐散去,才拍下这么一张。

▲ 解放桥开桥

拍完,走人,9点了,寻思着附近吃个饭吧,连着走了几家,不是已经打烊谢客了,就是准备打烊谢客了。本想叫个顺风车,默了一下想到附近应该交通管制,只好往外走。走到口腔医院附近,看到一个临时站。

▲ 临时公交站站牌

解放桥开始时?嗯?

也不知道这牌子上的一堆线路到底开往什么方向,见有几位戴有公交公司红袖标的人,上前询问,还没等走上前去,就听到一位老大爷操着一口天津话说道:“你这嘛也不知道啊”。

无奈只好等待来一趟车,问问能到哪儿。等待的间歇,手机充了点电,看了下地图,发现大致是往天津站方向走。那就走吧,反正到了天津站就好说。

找了一下才进到地铁站,部分进站导引标识没有照明也就算了,还没有旁边的广告牌子大。买票又遭重了,虽然习惯了移动支付,但是还是会预备些零钱在身上,结果恰好由于长春、沈阳也不能用移动支付,零钱储备耗尽。天津地铁自动售票机不能移动支付,那就去窗口,窗口也不能移动支付,问能不能用银行卡,答曰只可用招商银行和建设银行。但手头只有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的卡。再问还支持其他方式吗?答曰没有。

回头离开时看到天津地铁APP的广告,无奈之下安装、注册、支付宝授权,一番周折,终于能走了。

等车时思考吃什么,看了看,9点多了还营业的除了烧烤之外选择很少,然而看到地铁西南角站附近有一家串串香,决定就去这里吃。

到达之后发现排号的人已经排到人行道上来了,旁边一家烧烤开着,某烧烤连锁,倒是挺干净,那就这吧,凑合一口算了。

这草草一餐,让大D十分想念海拉尔小串。

第三天

这一天就要离开天津了,早上起来发现外面正在下雨,也不想再去别的地方了,收拾行李歇着。想起前一天的地铁遭遇,打个022-12345市民热线来提提建议,看看是个啥样子。

电话接通,反映情况提建议,当接线员听到是反应天津地铁问题的,直接甩过来一句:“这你得找地铁,我们这是市民热线。”,要求转办地铁之后终于能继续沟通了。几个小时之后,天津站候车,天津地铁的工作人员电话回访,全程没有提一句类似于“对你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的话,行吧。

整理完东西,准备吃午饭,小雨,干脆就在旁边商场里吃了,正好有一家烤鱼。心想着怎么说这烤鱼总不会是个雷吧?

▲ 鱼酷烤鱼

当那甜面酱味道在口中爆开时,只觉得,以后再也不要在非川渝地区吃烤鱼了。

回去拿上行李,天津站坐车离开天津,到达天津站之后,发现大盘一片红,接下来要乘坐的列车正在其中,还是“晚点未定”,心想莫非是秦沈客专上哪里出问题了?

掏出手机搜索一番,果然是秦沈客专葫芦岛至绥中区间故障,进出东北走秦沈客专的车都在晚点,接下来要乘坐的车是从大连始发的。

默默等待。

下一站,济南、青岛,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