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游记 #8 长春游记

美丽的长春坐落在吉大里
2019.10.20 · 旅行

这趟长春之行想起来就令人忧伤,列车在滨州线上晚点导致接不上后续车,在哈尔滨西站售票厅排队退票,一整车的南下旅客都因为这列车晚点而退票,但哈尔滨西站售票厅的组织安排差到惊人,大量旅客排队的情况下没有加开窗口处理,直接让大D错过了最近几班前往长春的动车组列车。

还好买到了G1262,哈局担当的跨局高铁,等到达长春西站时,已经是12点半了。还好长春西站有轨道交通接驳,顺便坐了一盘长春轨道交通2号线,客流量较小。

于是只好将在长春的行程压缩一下,只去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馆。

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馆

1932年3月9日,在日本侵略者扶持下,溥仪出任“满洲国执政”。同年4月3日,溥仪迁居至此。

1934年3月1日,溥仪在勤民楼举行登极大典,由“执政”改头换面为皇帝。

此后,伪满皇宫(伪满帝宫)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扩建。1934年至1940年这7年间,先后修建了怀远楼、同德殿、东御花园、防空地下室、假山、嘉乐殿、建国神庙等建筑。

伪满皇宫建筑风格古今并陈、中外杂糅,具有典型的殖民性特点,在建筑风格上真实地反映出当时中国东北的特殊社会状况。

新中国成立之后,伪满皇宫陆续成为多个学校以及单位的驻所,大量居民也搬入伪满皇宫居住。此间,除宫殿主要建筑保留之外,原来的一些建筑被拆毁,伪满皇宫的原貌已荡然无存。

从2001年开始,在伪满皇宫保护区域内的单位、市场、学校、工厂以及居民陆续迁出。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了复原、保护扩建等工程。

目前,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馆仍然在修复过程之中,截至2018年8月,内延建筑修复基本完成,预计到2022年将整体修复完毕。

▲ 同德殿

同德殿,始建于1937年,1938年末竣工,是一座集政治活动、日常生活和娱乐为一体的二层宫殿式建筑。

溥仪为了表示与日本侵略者同心协力,取“日满一德一心”之意命名为同德殿。

该殿竣工后,溥仪怀疑日本人在殿内安装了窃听设备,所以从未正式启用。

1943年李玉琴被选入宫册封为福贵人后,居住于二楼东部。

▲ 叩拜间

叩拜间是溥仪处理政务、召见日伪官吏、会见来宾、接受朝贺的场所。但未正式使用。遇重大节日时,溥仪多在此接受家眷、“皇族”子弟以及近亲人员的三叩九拜之礼。

▲ 电影厅

电影厅原设计是宴会厅,隔壁有配餐室,后改为电影厅。溥仪常携家眷在此观看美化日本侵略战争的新闻纪录片和故事片,闲暇时也在此打羽毛球娱乐。

▲ 溥仪卧室

有名无实的卧室,溥仪极少在此居住。一方面是溥仪习惯了在寝宫缉熙楼独居。更主要的原因是怀疑日本人在房间内安装了窃听设备。

▲ 李玉琴卧室

这里原设计是“皇后”婉容的卧室,溥仪却让福贵人李玉琴享用“皇后”的卧室,这在历朝历代的礼制上是不可能的。虽然如此,贵人亦是夜夜独守空房。

李玉琴被选入宫时年方15岁,日本投降后,她随溥仪逃亡吉林通化,逃亡中被东北抗日联军俘获。在军队调查后,写下与溥仪的离婚声明,被其家人带回长春。

随后与溥仪正式离婚,进入长春市图书馆工作,2001年去世,享年73岁。

溥仪在他的自传《我的前半生》中,对李玉琴的描述很少,被一些学者认为是有意回避。

▲ 李玉琴客厅

这里原设计也是“皇后”婉容的客厅,但建成后,婉容已被溥仪打入冷宫,因此一直未启用。李玉琴被册封为福贵人后,不仅使用“皇后”的卧室,这间客厅自然也由这个新贵人使用了。

▲ 组图 溥仪客厅

亦称觐见室,是溥仪非正式接见宾客或召集日伪高官的场所,建成后一直未正式启用,后改为藏经室,用来存放大藏经。

▲ 尚书府

尚书府于1943年3月1日设立,主管典守御玺、国玺及诏书、敕书及其他文书的用玺事项。

郭宗熙(清光绪二十九年癸卯科进士,后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政法大学)、袁金铠(清朝贡生)先后担任尚书府大臣。

▲ 侍从武官处

侍从武官处于1934年3月1日设立,武官长由陆军上将或中将担任。主管军事上奏、传达命令。与“皇帝”参加各种政治活动。

张海鹏(马贼,日俄战争后与张作霖结为“金兰盟友”,九一八事变后投降日本关东军。满洲国灭亡后避居天津,新中国成立后以汉奸罪枪决)、吉兴(满族,爱新觉罗氏,早年留学日本,九一八事变后与熙洽推动满洲国成立。后被苏联红军逮捕押往苏联,50年引渡回国,后生平不祥,有在战犯管理所内逝世、获得特赦两种说法。)先后担任武官长。

▲ 帝室会计审查局

帝室会计审查局原为伪满执政府会计审查局,1934年3月1日伪满推行帝制后更名为帝室会计审查局,并归属新设置的宫内府管辖,主要负责管理帝室经费的预算和决算,土建、物品的出纳,帝室财产的出纳与决算等帝室会计审查事务。

▲ 勤民楼

勤民楼始建于1914年,建筑面积1392.7平方米,是一座欧式建筑风格的二层楼房。原为吉黑榷运局办公楼,经改建维修成为溥仪的办公楼。1932年2月,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后,认为复辟清朝、恢复祖业的时机已经到来,于是取其祖训“敬天法祖,勤政爱民”中的“勤民”二字命名此楼。一楼主要有4个侯见室,是日伪官吏有资格者等候溥仪召见的场所。帝室御用挂(日语名词,“皇室秘书”之意)吉冈安直办公室也设在一楼。二楼主要有举行登极大典的正殿勤民殿。此外还设有东便殿、西便殿、赐宴厅、佛堂等。

▲ 赐宴厅

赐宴厅,又名健行斋,是溥仪根据《易经》“天行健,君子经自强不息”之意取名。

这里举行节日庆典的庆祝活动、赐宴日伪高官。

有时会在这里召开“御前会议”。

健行斋的北边是祠堂,供奉清室列祖列宗神位,每逢年节、生卒日期,溥仪由宫廷学生陪同到此焚香上供。

▲ 西便殿

西便殿是溥仪办公、学习和非正式接见日伪官吏及重要来宾的地方。

伪满初期,溥仪天天到此学习、办公,企图恢复大清祖业,随着伪满洲国殖民地化加深,溥仪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傀儡,就很少光顾此地,连勤民楼都懒得进出。

▲ 勤民殿

勤民殿,亦称正殿,是溥仪举行典礼、接受朝贺、会见使节及重要来宾、召见日伪高官、颁发任命奖的场所。该殿平时用屏风隔为两部分。北部为御座所,也称仪式谒见室;南部为通常谒见室,也称东便殿。有重大活动时合为一室。
1934年3月1日,溥仪在此举行了一生中第三次“登极大典”,充当了伪满洲国傀儡皇帝。

殿北墙正中,用丝帷幕装设成的一个金黄色神龛下,放着印有伪满皇室专用的兰花御纹章高背沙发椅——溥仪御座。御座两侧各有一帽台,前方还置有红木国玺台,这使勤民殿看起来不中不洋不伦不类。

▲ 《日满议定书》签字桌

1932年9月15日,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后不久,为换取日本人欢心,谋求复辟清王朝,指令伪满洲国国务院总理郑孝胥与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兼驻伪满特命全权大使武藤信义签订了《日满议定书》。

《日满议定书》的主要内容为日本承认满洲国,满洲国领土由日本和满洲国共同防卫。直接造成了满洲(今东北三省及内蒙古东北部地区)彻底沦为日本殖民地,满洲国成为了对日本关东军军部的傀儡政权。

▲ 第一候见室

伪满初期为应接室,1935年改为第一候见室,凡觐见溥仪的特任文官、上将武官及同待遇者都要在此等候召见。届时由礼官引导至勤民殿,向溥仪行最敬礼后,进行各类活动。

▲ 侍卫处

根据《执政府管制》,1932年11月23日,执政府附设侍卫官。1936年12月26日依据《宫内府管制中修正之件》成立侍卫处,负责皇帝身边侍卫、行幸及典礼时扈从事项。

▲ 缉熙楼

缉熙楼始建于1914年,建筑面积1306平方米,是一座青砖铁皮房顶的欧式二层楼房。原为吉黑榷运局办公楼,1932年4月3日之前经改建维修,成为溥仪及其后妃婉容、谭玉龄居住的寝宫。溥仪取《诗经·大雅·文王》“於缉熙敬止”句为此楼命名。一楼西侧原为溥仪的会客厅,1937年谭玉龄入宫后,改为谭玉龄生活区;一楼东侧为宫女、太监生活区。二楼西侧为溥仪生活区,东侧为婉容生活区。

▲ 谭玉龄卧室

谭玉龄1937年和溥仪结婚后住在这里,被册封为“祥贵人”。由于她温柔贤惠,处事得体,对溥仪体贴入微,深得溥仪宠爱,可惜红颜薄命,1942年突然病死于此,年仅22岁。

谭玉龄出生在一个北京的旗人家庭,民国后原满族姓氏按音转关系改成汉姓谭。与溥仪结婚后五年去世,被追谥为“明贤贵妃”。按清朝贵妃例治丧,殡于长春般若寺,设有禁卫看守。

满洲国垮台后,至1946年长春战役时尚未安葬。之后溥仪嘱族人将其棺柩火花转存至北京亲属处,溥仪获释之后,曾一度接至自己家中,后由侄儿毓嵒(书法家,溥仪堂侄、嗣子)代为安葬。

关于谭玉龄的死因至今仍然是一个迷,一说为因伤寒去世,另一说为在婉容精神失常之后,御用挂吉冈安直中将向溥仪提议选一个日本女人入宫,但因溥仪在北京选好谭玉龄而作罢。吉冈心怀不满而害其性命。

溥仪始终认为是日本人害死了谭玉龄。1946年8月19日,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出庭作证时直接说出“我知道是谁干的,就是吉冈中将。”

在《我的前半生》(灰皮本)中,有以下记述:
“结婚以后,我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尚不错,过了几年之后,她便患了重病。经中医诊治,认为是患伤寒,但屡次服药总未见效。后来又使日本医生给他治疗,据日本医生说,她是患着粒粒结核症。不料第二天她就死了。”
“但我总疑心她是被日本人害死的。因为当日本大夫乍一来诊时,还对她相当热心。可是当吉冈安直闻知此事亲自赶来之后,便把这个大夫找去,和他谈了很长时间的话。于是在这个大夫和吉冈谈话回来之后,我便觉得医生对于病人的诊治不像以前那样热心。”
“同时这个吉冈安直还为了她的病,特意搬进伪宫内府来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过了一夜之后,到了第二天早晨她死去的。”

▲ 谭玉龄客厅

原为溥仪和侄子们吃饭的餐厅,1937年改为谭玉龄的客厅。由于谭玉龄为人随和,不摆皇妃架子,溥仪妹妹及侄媳们常常光顾这里,和谭玉龄聊天玩耍。

▲ 谭玉龄书房

原为溥仪客厅,后改为谭玉龄书房。

▲ 婉容客厅

婉容美貌端庄,曾受过西洋教育,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作为伪满皇后,这里本应宾客盈门,因被打入冷宫,导致门可罗雀,几乎与世隔绝。

婉容,郭布罗氏,达斡尔族。1904年出生,后为和溥仪结婚,篡改生辰八字,改为1906年出生。

1912年2月12日,裕隆太后(光绪帝皇后,慈禧太后之弟都统桂祥的女儿)为6岁的溥仪颁布退位诏书,大清朝覆灭,荣源(婉容父亲)带着一家人迁居天津,他为人开明,主张男女平等,婉容稍长后,让其就读于一所美国教会学校,学习英语、钢琴,还为女儿聘请家庭教师教她读书习字、弹琴绘画。

溥仪选妃的时候,并不能摆“大朝廷”的架子,使用将候选对象全部招入宫中进行挑选的法子了。所以就使用候选人的照片供溥仪选择。

第一次,溥仪选中的是文绣,这段溥仪认为的良缘被当时某位太妃冲散,理由是文绣家境贫寒,相貌平平。第二次挑选时选上了婉容。这位不满意文绣的太妃满意了,又惹得另外一位太妃不满,便提出折中方案,让婉容当上皇后,文绣做淑妃。

1922年11月30日,婉容与溥仪大婚,成为中国最后一位皇后。

婉容把自己在天津租界里生活的习惯带进了紫禁城,她爱看美国电影,喜欢吃西餐,会骑自行车,懂英语。但她患有家族遗传性精神分裂症,靠鸦片缓解。在溥仪的默许之下,婉容在紫禁城的时候,就开始吸食鸦片。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11月5日,溥仪和婉容失去“皇帝”、“皇后”身份,迁居天津。婉容在虚伪无聊的环境中生活,逐渐对鸦片成瘾。到天津生活后,对婉容吸引力最大的是购物,有用没用的只要看中了就必须要买回来,导致后来发展成婉容和文绣之间争宠的手段。溥仪在《我的前半生》(全本)中称之为“竞赛式的购买”,他回忆道:“婉容本是一位天津大小姐,花钱买废物的门道比我多。她买了什么东西,文绣也一定要。我给文绣买了,婉容一定又要买,而且花的更多,好像不如此不足以显示皇后的身份。”

溥仪在带着婉容、文绣住进天津静园后,婉容和文绣水火不容争吵不断。随着时间的推移,溥仪性格上的弱点逐渐暴露,最终导致了文绣提出离婚。1931年,文绣正式与溥仪离婚,溥仪觉得这件丑闻都怪婉容,于是迁怒于她。另外,溥仪一心想着复辟,日本人怂恿溥仪到东北建立满洲国傀儡政权,但婉容反对,溥仪开始厌恶婉容。

1931年,川岛芳子(爱新觉罗氏,原名显玗,前清肃亲王善耆之女,后送给结拜兄弟川岛浪速做养女,七岁时随养父母前往日本,改名川岛芳子)奉关东军命令将婉容接至新京(今长春),婉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秘密监视,她不堪忍受日本人欺辱,多次出逃均未成功。

1934年3月1日,婉容被册封为满洲国皇后,婉容遭溥仪厌弃,靠吸鸦片度日。又因行动受到日本人严密监视和限制,使婉容的身体和精神都处在崩溃边缘。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灰皮本)中写到:“到了伪满时期,婉容终于和我的家中用人,乱搞起恋爱来。”,“我不但从此以后,更不去搭理她,并且还严命她周围的用人,须担当对她进行不断的监视任务。”,“不许她和骨肉亲人见一面,因此,致使她在这种家庭地狱的悲惨环境中,过了十几年的痛苦生活。”

1945年8月,苏联出兵东北之后,婉容随宫廷人员撤至通化市大栗子沟,被当地游击队俘虏,最后于1946年死于吉林延吉,葬地不明。

1948年在苏联伯力,溥杰接到了他妻子的来信,信中说婉容已经去世,但溥仪对此几乎无动于衷。

▲ 溥仪书斋

溥仪读书习字的场所。伪满中后期,溥仪懒得到勤民楼办公,裁可反动法令,会见关东军司令官,聆听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的内部指导等政治活动多在此进行。

溥仪这位由慈禧太后钦定的宣统皇帝,作为中国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身上充满着悲剧色彩。

溥仪与当时的普通人一同饱受乱世带来的苦难和悲哀,又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这条道路体现出了溥仪身上的诸多矛盾,他迂腐保守但又行事开明,生性懦弱却又不失精明,能卑躬屈膝的被日本人利用,也能正大光明的经过社会改造重新做人,以一个公民的身份生活。

对溥仪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找他的自传《我的前半生》来看看,这本书有多种版本,个人推荐灰皮本和全本。

看完了博物馆,肯定要吃吃吃呀。

吃吃吃

到长春已经快下午了,赶紧去吃饭。要去看伪满皇宫博物馆,所以就在附近找了个商场吃个简餐,看了一圈也不知道吃什么,看到一家朝鲜冷面店人不少,干脆就吃这家。

P.S. 其实早就看好了要去哪里吃,因为列车晚点,不能再压缩去看博物馆的时间了,临时改一下。

▲ 朝鲜石锅拌饭
▲ 朝鲜冷面

晚饭选了春发合饭庄,长春本土的一家老字号饭店。

▲ 大拉皮

天气热,弄个凉菜吃吃先。

▲ 香酥鸡

香酥鸡是春发合的招牌菜之一,外皮酥脆鸡肉软烂,很入味。可以做甜口和咸口两种口味,有小伙伴要去的话,记得给服务员讲一下自己要吃什么口味。

▲ 雪衣豆沙

雪衣豆沙也是春发合的招牌菜之一,这道菜属于吉林菜,有很久的历史,红豆馅,鸡蛋清做糊油炸而成。
这道菜口感因人而异吧,如果觉得对鸡蛋的腥味儿比较敏感的话,不建议点这道菜吃。

终·下一站

吃完就回去休息了,下一站沈阳,下一篇游记尽请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标注。